返回

在病娇霍爷心尖撩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掉到老公怀里啦 第(1/1)分页
[【网站提示:本站不支持阅读模式,内容已错乱】

]

走廊的窗户开着,晚风毫不留情地钻进顾泽希的衣服里,贴合着他的皮肤。

正被霍楚尧双手拖着。

熟悉的冷冽古龙水香味,那是霍楚尧身上的味道。

屁股有点点痒,好像有什么东西抓着是的。

顾泽希:“……”

就连个管家都知道,顾泽希平时是怎样对待霍楚尧的。

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,顾泽希估计现在的自己已经没了,而且是被霍楚尧那灼人的视线给冻死的!

所以……

你说这顾泽希又想整什么花样呢?

顾泽希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就是霍楚尧那张冰冷俊逸的脸蛋,斜入鬓角的丹凤眸十分惹眼。

可是,霍楚尧没给他开门。

霍楚尧抬眸,眼神冰冷。

顾泽希怎么也没想到,他做了一万种预设,霍楚尧竟然会从下面过来。

反正从这里摔下去,也不会摔死。

顾泽希“脚下一滑”,迅速地往下摔去,并且调整落地姿势,不让自己头朝下……

生气绝对不能隔夜,隔夜气会让所有的小事情发酵成大事情,这一点他还是懂的。

顾泽希微微咬了咬牙,说:“管家叔,您放心吧,我就是去找霍楚尧道个歉,不是寻死,更不是逃跑!”

耳根子有点红。

顾泽希穿着睡袍走过去,用力地敲门,还叫着他的名字:“霍楚尧,你给我开开门,我有话对你说!”

管家忧心忡忡地在下面看着。

沐北的音色是不错,可他根本没有创作能力。

霍先生被他气的回自己房间里了,也不知道现在在干嘛。

顾泽希噔噔噔跑下楼,找管家借了把梯子,然后又噔噔噔来到霍楚尧窗前,打算爬梯子上去。

*

他穿的是睡袍,里面没穿内.裤,此时一阵晚风吹过,还有种风吹屁屁凉的感觉。

人家根本就没在房间里呜呜呜。

“逃跑?顾泽希,你又想逃?”

还好,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霍楚尧对他的误会越来越深,此时解释更像是在掩饰,所以他不如兵行险招!

他现在应该找的人,是霍楚尧。

顾泽希默默地咽了口唾沫。

他看看上面,再看看下面……

“……”

“顾少,就算你想爬窗户跳楼,霍总也不会放你走的!您还是下来吧,别自己没逃走,还落个残废啊!”

他现在正跨坐在霍楚尧的晚上,双手紧紧搂着人家的脖子,修长的双腿勾住霍楚尧劲瘦的腰身,而屁股……

顾泽希顿时有点尴尬。

话音刚落。

霍楚尧可能是在洗澡,所以没听到敲门声;像他这样重要的人物,房间门很有可能是隔音的。

就是。

大约过了两分钟的时间,霍楚尧没来开门。

顾泽希站了起来,冷静地想了想。

六月的天,孩子的脸,白天还是艳阳高照,晚上就已经凉飕飕了。

上一世顾泽希帮了他那么多,这一世,他才懒得管他。

顾泽希一时间有些委屈,可是想想他曾经对霍楚尧做的那些事,又觉得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些不算什么。

因为……

霍楚尧的声音从下面传来——



【快穿】黑化反派,宠上天 春风文学 【快穿】病娇修罗场警告 博凡文轩 【ABO】学霸又在装奶狗了 孤灯阁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巨浪阁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 创世阁 【快穿】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浏览屋 【重生】暴戾王爷的替嫁王妃软又娇 聚缘书屋 我跑路后封少黑化了 二品阁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七味书屋 顾少家的小娇夫超甜哒 博弈书屋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爱好文学 大师兄失忆以后 百家文学 【快穿】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百文斋 [快穿]被黑化大佬占有 凯翼文学 【快穿】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漫客文学 【快穿】每次穿越后都成了反派心尖宠 三顾书屋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无忧书苑 【快穿】恶毒男配洗白攻略 儒学书屋 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旺仔书屋 【ABO】总裁的哑巴小奶包 万能书屋 替身受假死之后 博奥书屋 【重生】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病娇大佬的小娇气太甜了 【快穿】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【快穿】病娇老攻太爱我 YY文轩 软萌小奶包掰弯禁欲学神 重生後我甩了渣攻 腹黑醫生的嬌妻總裁 [快穿]拿下那個絕世反派 被校霸威脅以後我成了他老婆 如沫文學 【快穿】病娇老攻太爱我 大佬的哭包Omega他超会撒娇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[穿书]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大师兄他跑路了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在暴戾大佬心尖撒个娇 替身失忆后以为自己是正宫 暗卫挡刀上位手册 穿成腹黑影帝的小经纪人 美好童话拯救他【快穿】 夺帝为后 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? 穿成娱乐圈文里的恶毒炮灰 【ABO】总裁的哑巴小奶包 在选秀节目划水后我C位出道了[娱乐圈] [快穿]hello,黑化男神 【快穿】黑化大佬总追小哭包 【快穿】黑莲花大佬总想独占我 顾先生的宝贝又被欺负哭了 【快穿】病娇反派的超A小野猫 在恐游里和病娇Boss谈恋爱 失忆后校草说喜欢我 陆少的心尖黑莲软又甜 在病娇霍爷心尖撩火 【ABO】奶香味室友软又甜 【ABO】病娇学霸又在装乖了